论鉴识收藏购求阅完

来源:装裱  作者:唐·张彦远

原文:

夫识书人多识画,自古蓄聚宝玩之家,固亦多矣。则有收藏而未能鉴识,鉴识而不善阅玩者,阅玩而不能装褫,装褫而殊亡铨次者,此皆好事者之病也。

贞观、开元之代,自古盛时,天子神圣而多才,士人精博而好艺,购求至宝,归之如云,故内府图书谓之大备。或有进献出获官爵,或有搜访以获锡赉。又有从来蓄聚之家,自号图书之府。

蓄聚既多,必有佳者,妍娥浑杂,亦在诠量。是故非其人,虽近代亦朽蠢,得其地,则远古亦完全。其有晋宋名迹,焕然如新,已历数百年,纸素彩色未甚败,何故?

开元、天宝间,踪迹或已耗散,良由宝之不得其地也。夫金出于山,珠产于泉,取之不已,为天下用;图画岁月既久,耗散将尽,名人艺士,不复更生,可不惜哉?

夫人不善宝玩者,动见劳辱;卷舒失所者,操揉便损;不解装褫者,随手弃损。遂使真迹渐少,不亦痛哉!非好事者,不可妄传书画。近火烛不可观书画,向风日,正餐饮唾涕,不洗手,并不可观书画。

昔桓玄爱重图书,每示宾客。客有非好事者,正餐寒具(寒具即今之环饼,以酥油煮之,遂污物也),以手捉书画,大点污,玄惋惜移时。自后每出法书,辄令洗手。

人家要置一平安床褥,拂拭舒展观之。大卷轴宜造一架,观则悬之。凡书画时时舒展,即免蠢湿。

余自弱年,鸠集遗失,鉴玩装理,昼夜精勤,每获一卷、遇一幅,必孜孜耷缀,竟日宝玩。

可致者必货弊衣,减粮食,妻子憧仆切切嗤笑。或曰:终日为无益之事竟何补哉!既而叹曰:若复不为无益之事,则安能悦有涯之生。是以爱好愈笃,近于成癖。

每清晨闲景,竹窗松轩,以干乘为轻,以一瓢为倦,身外之累,且无长物。唯书与画,犹未忘情,既颓然以忘言,又,冶然以观阅。常恨不得窃观御府之名迹,以资书画之广博。

又好事家难以假借,况少真本。书则不得笔法,不能结字,已坠家声,为终身之痛。画又迹不逮意,但以自娱。与夫熬熬汲汲,名利交战于胸中,不亦犹贤乎。

昔陶隐居启梁武帝曰:“愚固博涉,患未能精,苦恨无书,愿作主书令交。晚爱楷隶,又羡典掌之人。人生数纪之内,识解不能周流。天壤区区,惟恣五欲,实可愧耻,每以得作才鬼,犹胜顽仙。”此陶隐居之志也。

由是书画皆为清妙,况余几鄙,于二道能无癖好哉。


译文:

凡是能鉴识书法的人,大都能鉴识绘画,自古以来收藏书画玩赏珍宝的人家固然是很多的。但是,有的人只收藏而不能鉴别,能鉴别者又不善于赏阅,会赏阅的又不懂装裱,能装裱的又分不清优劣等级顺序,这一些均属于书画收藏者的缺憾。

唐贞观、开元年间,为自古以来的太平盛世,皇帝秉承天意治国又有才华,士大夫学问精博又爱好艺术,四处购求书画珍品瑰宝,纷至沓来、归聚京都,所以皇宫的书画、书籍藏品称得上很齐全了。有的人通过进献书画获取了官位,有的人因搜访到书画名迹而受到了赏赐。还有一直收藏书画的人家,自己号称“图书之府”。

既然收藏的书画很多,其中必有上乘佳品,只是优劣混杂在一起,尚须按等级进行鉴别排列。没有收藏经验的人,虽是近代书画作品也会遭受酥朽虫蚀;掌握了收藏要领,即使是远古的书画作品也会完整无损。那些晋、宋时的书画珍品,已经历了数百年,至今纸绢质地、色彩均未受到多大的损害,光彩夺目像新的一样,这是什么缘故?

唐开元至天宝年间,书画藏品已损耗流散,主要是由于长时期得不到妥善的管理。黄金出产于山,珍珠出产于水,取之不尽,供天下人所用。书画的年代既然长久,损耗流散的也差不多了,而那些挥毫泼墨的名人艺术家,决不会再复生了,这是多么令人可惜的事情!

那些不善于收藏书画的人,经常频繁地触动画件,收卷展放不得方法,握持磨擦裱件便受损伤。不了解装裱方法的人,随手丢弃损伤画件,以至使真迹逐渐地减少,令人十分痛心!凡是不喜欢书画的人,不可随便将书画传给他看。靠近烟火、蜡烛不可以观看书画,对着风口阳光,正吃饭、喝水,吐痰、擦鼻涕,不洗净手,均不可以观看书画。

从前东晋桓玄非常喜爱珍重书画,经常出示给来访的客人看。宾客中有不懂书画知识的人,正吃着油炸饼,就用沾油的手触摸书画,结果留下了大污点,桓玄惋惜了很长一段时间。自此以后,每当出示法书、绘画时,总要先请客人洗手。

收藏之家,须置一平整安全的床案,并铺垫毡褥,拂除尘灰后,可将书画舒展在上面观赏。大卷轴适合造一木架,观赏时将画件挂起来。凡书画裱件应经常展开收卷,这样就可以避免虫蛀、霉湿。

我自年少时,就聚集收藏流失的书画,并进行鉴赏与装裱整理,不分昼夜,做到精心、勤奋,每当获得一卷、或遇到一幅书画,必须孜孜不倦地修补整理,将整天的时间用于书画珍赏。

只要得到书画珍品,定能做到当卖破衣、减用粗饭,“节衣缩食”去积钱购买。妻子和儿女与书童、仆人常偷偷嗤笑我,有人说:整天里净忙些无益的事情,有什么用处!我随之叹道:假若不做这些“无益”的事情,又怎能愉快地度过有限的人生呢?因此爱好的更深更专心,近乎着迷成癖。

每日清晨阔步在庭园景致中,窗前松竹掩映,心境十分惬意。高官厚禄对我并不重要,粗茶淡饭亦足矣,身外的积累,并无多余之物。唯独对书与画,一直没动摇对它的情感,有时心情消沉的不可用语言来表达,当观赏书画时又带来了喜悦。常恨得不到窥视御府所藏名迹的机会,以丰富对书画的鉴赏知识。

另外,收藏书画的人家大都很难借阅,况且也很少有真本。自己写字不得笔法,亦不能写成一个得体的字,已使家世的声誉受到了影响,这是令我终生所痛苦的。所画的画又不能表达出自己的情意,只可供自己娱乐消遣。与那些急切苦求,争名夺利的人相比,还是好得多的。

从前陶弘景向梁武帝陈说:“我涉猎的面很广,遗憾的是都不能精到,只恨没有更多的书籍,因此,愿作一名管掌文书的官吏。晚年喜欢楷与隶书,又羡慕掌管此事的人。人生数十年之内,对事物的认识理解不可能做到周全。人生的天地很小,只放纵追求“五欲” 的人,实在是可羞愧耻辱的。常常以为做个有才的鬼,也胜过做个愚蠢的仙。”这是陶弘景的志向。

因为书画皆是高雅美好的,而对其余之物看的很轻薄,对于书画两门艺术怎能不特别爱好呢?

 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论装背裱轴
  • 了解走近装裱

    走近装裱(前身为曹州书画装裱培训中心)成立于2004年,10年来与近千学员共成长。创始人近仁先生摒弃传统上学习装裱“三年满,四年园,报师还要搭一年”的旧方式,在尊重传统、继承传统基础之上,独创作业引导式教学、理论与实际操作相结合的装裱培训策略,并在众多学员所装裱出的裱件质量上得到验证。近仁先生推崇“循序渐进,基业长青”的书画装裱运维思想,以走近装裱为现实案例,历经10年零起步创造了装裱培训行业品牌。

    学员感言

    关于我们 / 联系我们 / 人文关怀 / 装裱基础教程 / 走近装裱论坛 / 裱画 © 2004-2022 走近装裱 Inc.